现在那个游戏好玩_大家都过来共同探讨一下_工口网

网站地图单机资讯

现在那个游戏好玩_大家都过来共同探讨一下_工口网

当前位置: 工口网 > 实时新闻 >

《推理学院》恋爱征文展览 来看看玩家们的风采

时间:2021-07-26 12:40人气:来源: www.jinchenglvyejituan.com

阿布有双好看的蓝色双眼,像大海,像星辰,澄澈又明亮。他瞥见男性也有一双蓝色的眸子,只是蒙上了一层浮尘,有的黯淡,不见跃动的光。就像薄云遮捂住月盘,欲说还休,忍不住被人想挥手拂去。

阿布想逃走,立刻离开这个地方,远远地躲开面前的人,如此他又能回到无底和黑暗里,蒙上眼睛,在偶然不经意的探索之中轻悄地离开这个世界。

在他的过生日那天,柯泽伴随他一块儿到城中心的贸易大厦。

“——就像在泥坑里打滚一样。”阿布忽然说,“你是这个意思吗?我当然不喜欢。换句话说,为何会有人喜欢陷在泥沼里?”

“你救了我,今天的事,我会报答你。我要先离开这个地方,你和我一块走吧。”阿布复又低下头,男性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他按下手里的遥控,咧着嘴角,笑得狰狞。

阿布自嘲地笑了笑,吐尽自己短短二十几年生命里的浑身遭遇,他疲惫地合了合眼。

男性不解地看着他,没作声。

“但我非常自私,向来都非常自私。”

他有的失魂落魄,退开两步,低下了头。

那一刻阿布才了解,那些安置在大厦的炸弹根本不是组织邀请他加入的筹码。

“你喜欢如此的生活?”男性凝视着阿布身后,那群躺倒在犄角旮旯里不省人事的青年。

柯泽没回来。

“没什么好抱歉的。你没说错。我和那群倒在地上的家伙,就是一类人。”阿布平静地说。

我喜欢如此的生活?

他踩碎遥控,笑着钻入人海之中,摆脱了柯泽的视线。

阿布听见他的话,有的不满地转过头。

“既然不喜欢,为何还要呆在这里?”

“我还欠你不少不少。”

阿布的脚步又变缓了些许,他吃痛地揉了揉太阳穴,即使只不过由于目前的满身伤痕,他也憎恶极了这巷子深处的所有。

还是立刻逃之夭夭?

大脑嗡嗡直响,他听见自己开口说话。

阿布有的语塞,末了轻叹口气。

男性愣了一下。“抱歉。是我惯性思维了。”

阿布愣愣地抬起头,看着他将口罩摘去。

他纯真无邪的以为那只能是一场恶作剧。

“不去医院。”

“行了,快走。狼狈的样子非常好看吗?”阿布拧着眉头,男性的目光让他感到莫名的不适。

那是束人的绳索,他们要将他一辈子都捆绑在愧疚的高墙之下,再也不可以去触碰光明。

深巷里阳光如素缣般细小,浓郁的阴影裹挟着每个渠道的人,仿佛要将他们尽数拉扯到黑夜中去。巨大的树冠与高墙吞没了晴空,鱼龙混杂与醉生梦死无时不在上演。

在这幕无休无止的哑剧里,所有人蒙上眼睛,径自在黑暗中行走。而他甚至没办法在其中收获一个配角。

“你感觉我是混社会的?”阿布挑眉。

可是他的光就在眼前,仅需一个怀抱,他就能重拾过往的所有啊。

在他的身周七零八落倒了一地人。阿布不知晓他们是不是还在呼吸,但他也并不在乎。浓郁的血腥气味混杂着夏日蒸笼般的潮湿水汽令他感到喉头翻滚,两眼发黑。他只想尽快离开这个让人不适的地方。

目前他回不去了。

十五岁阿布偶然结识了一群朋友,在那群朋友的推波助澜之下,阿布接触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大伙都爱乖小孩,特别是聪明的乖小孩。

《推理学院》恋爱征文展览 来看看玩家们的风采

可迎接他的是整栋大厦的璀璨火光。

“这不可能…”阿布彻底地愣住了。

他要他也尝尝彻底失败的滋味。

他如何会喜欢?

而他也终于重拾了我们的晴空。

那道烫伤的疤痕一直延伸到脖颈,这张面庞好像被过往所消磨,但根本没办法妨碍阿布认出它的主人。

阿布在心里想着,抬头迎向男性的唇。他忐忑地咬住,转念却又松开些许,好像在犹豫挣扎。

他惊慌失措地跑回家。

“人已经不在了,还谈什么原谅?”阿布有的揶揄地嗤笑,随即看向男性。

阿布知道到喉头有一丝腥甜,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。

全文完。

是莫名的恐慌与畏缩。

阿布不是一个乖巧的小孩,他非常顽皮,时有过激,像随时能被点燃的火药桶般易怒。哥哥却和他截然相反,哥哥非常温顺,像是讨所有老师和学生喜欢的乖小孩。

由于挣脱不开。

“回来吧,阿布。”

柯泽闭上眼睛,俯身迎接阿布笨拙的亲吻,轻柔又纠缠,像幽香缱绻在花蕾,像流云缠绵在枝头。

“——我杀去世了光,本应该是我的光。”

为何挣脱不开?

堕落的念头与光明的魅惑在他的心里死死纠缠。

你会去探寻和拆解吗?

他的思绪回溯到多年前,还是少年身时,那个好胜心与倔强满怀的阿布,是怎么样将我们的哥哥埋葬在万丈深渊。

他听见滴滴答答的声音,腿上的伤口依然没止住的趋势,布料承载不住地开始溢出鲜血。

背靠在深巷阴暗潮湿的角落,阿布挣扎着站起身,面容由于疼痛而狰狞扭曲着。沾染着尘灰和血渍的布料转眼间又红了大半。

“我的手并不干净,我杀过人。”

他听见男性紧跟在他身后的脚步声,不紧不慢,好像是刻意为他让出一步。

他身上散发的光芒有如夏日的晴空高照,遮住掩住了阿布的所有。

他静静看着手表上的倒计时,等待着无人的天台上那颗唯一能点燃的炸药爆发,发出轰隆的巨响。

他手头一顿,终究是没抓去那一层遮掩。

“为何你这样一定他没办法原谅你呢?”男性轻叹,“你只不过没面对你的光啊。”

不过,在这片逼仄的一矢之地中还有另一位不速之客。阿布抬起头看向他,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。

他抹去了眼前刺目的光,以为自己可以抬起头来,却没想到将自己送进了更深的黑暗当中。

为何要继续陷落在泥沼里?

“反倒是你,好像对我的事情关心过头了点啊。”

“你问号太多了。”

他不是杰克与海德,没办法像怪医一样剥离我们的善与恶。坏小孩终究不是恶人,他的恶念一时兴起,他本人却没办法同意所有些罪恶。

是柯泽吗?是他的哥哥?

阿布轻轻地说,声音轻微的颤抖仿佛是将心底埋藏最深的不可知挖掘出来,锈迹斑驳与光泽艳丽都一同暴露在空气之中。

他被杀手组织所喜爱,阿布向他们提出需要,假如能配合他实行一场恶作剧,他就会加入进去。

大厦里被悄然安放的五处炸弹,他要他在二十分钟内给自己一个结果。

所以我还有一个需要。

“去什么地方?要我送你到医院吗?”男性不温不火地问。

作为一款充满甜蜜元素的,如何能少得了角色之间的CP故事呢!在《推理学院》过去举办的“告白日征文比赛”中,大家就已经看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,为了让大伙也一同大饱眼福,我特地挑选了其中一篇获奖作品,一块儿赏析吧!

这个时候阿布才了解,自己本来向往着光。

“阿布刚刚说过的报答,可以是陪我一块回家吗?”

阿布用嘴咬下袖口的布料,撕扯成条,层层缠绕,将腿上血流不止的伤口包扎严实。

阿布有的不快地逼近他,在黑暗中的生活让他对外面的所有都分外敏锐,他不由分说地扯开男性的手腕,将他狠狠地摁在深巷高耸的老旧泥墙上,抬手就要抓去他的口罩。

“你十五岁那年,结识了什么人,接触到了什么我都了解。那天一块陪同我前去的还有警局的沐阳前辈。这道疤痕只不过意料之外,我没受伤,你也没真的的恶意。”柯泽看向他,眼神里充斥着坚定,“我从来没怪罪过你,我只期望你能回来,完整地回来。”

那是一场意料之外。

“摘下来也无所谓啊。”

让他怎么才能相信,明明被他抹去的光,此刻又重新在他眼前照亮了起来?

好似乞求般的话语终究冲破了他的心房,阿布恨恨地咬着牙,扑进了柯泽的怀里。

阿布不自禁眨了眨眼,只感觉对上面前男性目光的那一霎感到有的刺目,皱着眉蜻蜓点水般收回了视线。

“好歹我刚刚出手帮了你一把,态度能和善一点吗?”男性失笑。

柯泽就是。

男性的眼侧有一道的烫伤疤,一直延伸到遮掩住唇鼻的口罩之下,可能是被时间磨淡了痕迹,不算引人注目,却还是被阿布一眼捕捉到了。

“抱歉。”

在一瞬,他对上了男性的双眼。那双孔雀蓝色的眸子中,轻掩于薄雾之下流淌的光晕没来由地令他心头一颤。

本应当在乎料之中的意料之外。

这一刻阿布才恍然惊醒。光没办法拯救自蒙眼睛的堕落者,他却可以自甘降落在光的怀中。

他一直追逐,只是不甘被遮掩。